昵称是小左,极度低产,搞搞原创一样的同人,选择性杂食,画画只会大头,vocaloid调教摸索中
容易负能,想写正剧也想写谈恋爱。

喜好及雷区:
奥雅之光职业体相关
中V言和本命,主言洛龙言,南北言战路人,雷龙绫,其他杂食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雷卡+安艾
刀剑乱舞三日鹤,过激爷左
全职叶蓝喻黄乔高
APH米英露中极东
钢炼焰钢+骨科
EMT!!!!
魔道忘羡+双道长+追凌+晓薛
时之歌南国组+西北送弓组

【奥雅之光/苍剑】一个普通的早晨

一个普通的早晨

*《一个普通的下午》的续篇,苍蓝视角

*时间转换比较多,开篇的时间线在《下午》之前。

*复健,废话多,见谅,大概是个HE??

*BGM:心华– Gravity 某个战斗状态是飘在空中的法师总算找到了自己的重力w

*补课前最后一更,之后补完……

  “黎明咬破了夜的唇”,文学作品里常见的比喻。天边显出微微发青的白色,从护城河里钓上来的鱼破罐子破摔地露出肚皮,大概就是这种颜色。红光从地平线一点点渗出,太阳升起,新的一天到来,空气变得暖和。我该去老师那里学着绣出更漂亮的花朵,月季、小苍兰或者茉莉花,又或者是打一盆水,尝试冻出粗糙的小动物的形状。这又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本该如此。

 

  然后那天我从陌生的床上醒来,床板很硬,被子很薄,这个早晨很冷。我看到了显露出焦急的陌生面庞,入耳的声音杂乱无章,有镊子的响声、药水打翻的声音和纱布的撕裂声,消毒水的刺鼻气味肆无忌惮地蔓延。《欢乐颂》和《诗篇》以毫无美感的频率响起,也许是因为焦躁和慌乱,竟然像是鸟儿被扼住脖颈时最后一声哀鸣。

 

  “醒了?”“最后一个……”“全部!!不该这样!”大脑尚且懵懂模糊,只能听到这些词语。在那之前发生了什么?蜡烛燃烧的焦糊味,雷雨夜,脆弱的冰棱和熄灭的火焰,逼仄的衣柜里樟脑丸的味道,躲在那堆尚且散发温馨气味的衣服里不敢出声,寒光,刀尖刺入身体的声音,鲜血、鲜血、鲜血、尖叫和怒吼——晕厥。

 

  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从梦中惊醒。

 

  ……在早晨梦见早晨的事情,这算什么呀?早就不是梦见赶去学校结果迟到的年纪了。我看了看黑猫造型的闹钟,五点五十分,委托人要求八点半到英雄神殿会合,再加上早上锻炼的时间,不算早也不算晚。剑术今天大概没什么事,剑术系的时间安排也不太一样,我决定不吵醒她。她呼吸平稳面色平和,让一向浅眠的人不得不有些羡慕。结果胳膊还是伸在被子外面……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我帮她掖好被子,推门出去。

 

感冒了可不好。

 

   任务比较轻松,不过是收集几只特蕾莎的羽毛做实验素材,委托人也很慷慨,买了一些需要的布料和甜点,晚饭时间我就回到了宿舍。剑术在看一本封面有点熟悉的小说,我把甜点放在桌上,找到纸笔开始写任务报告。

 

  “给我买的啊?”大概是看到塑料袋里露出一角的包装纸,剑术看起来特别开心。把耳朵和尾巴收起来如何这位小姐?

 

  “是的是的,刚拿到酬金,买了点甜食和布料……”

 

  安逸的晚上好像过了很长,回想起来却很短,大概是选修心理课时讲过的某个概念?叫什么已经忘了,但有件事让人不得不记忆犹新。

  今晚偏偏是个雷雨夜。

 

  “睡了吗?没睡吧?说起来你好像害怕雷雨天啊,这种天气还挺少见的……要我陪着你睡吗?”她小心翼翼地说,声音轻轻的,比起平常有点偏尖。不,其实已经不害怕了——鬼使神差鬼迷心窍,我竟模模糊糊地“嗯”了一声。这算答应了?简直是被心魂猎手抓住了心脏,只在战场上远远瞥过一眼的那位军团长威压之强让人心悸,现在的心悸又是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2)

© 渡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