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小左,极度低产,搞搞原创一样的同人,选择性杂食,画画只会大头,vocaloid调教摸索中
容易负能,想写正剧也想写谈恋爱。

喜好及雷区:
奥雅之光职业体相关
中V言和本命,主言洛龙言,南北言战路人,雷龙绫,其他杂食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雷卡+安艾
刀剑乱舞三日鹤,过激爷左
全职叶蓝喻黄乔高
APH米英露中极东
钢炼焰钢+骨科
EMT!!!!
魔道忘羡+双道长+追凌+晓薛
时之歌南国组+西北送弓组

凉南希与诗人 片段

“我认为非要给世界留下什么东西来,让谁牢牢地记住,其实一点儿意义也没有。”唱诗班的姑娘艾莉森拿着我买给她的饮料——聊作为我歌唱的报酬——坐了下来,“只要我珍视的人,在我去世以后还记得我,那就好了。”


“那他们去世后呢?该怎么办?”


“不是人的第三次死亡么?您告诉过我的。那个时候,要么都在天堂,要么都在地狱,正好陪着我嘛。”她的眼神穿过叶隙,忽然又灰暗了下来,“可是很多人都不明白,您知道的。明明那么简单的道理。”


她的父母希望她能嫁给一个贵族青年,祖上曾有过些光荣血脉,勉强也算得门当户对,可她的意愿却没人问起。


我曾在那家留宿,青年人的眼神焦灼,想让我为他写首诗歌,如此在这片陆地上传唱,越过山川海洋,让他得以不朽。


可是又哪有什么东西是时间消磨不掉的?


人类至多活一百多年,凉南希的寿命最长甚至一千多年,格洛莉亚说过她至少能活五百多岁……换算过来,我不过在她青年时期的开头闪烁了点光芒,倏忽间就熄灭了。


她的人生是一阙长长的歌谣,而我沥尽心血歌唱,连楔子都没唱完,就仓促地来到终末,英雄斩下了龙角,然后自己就成为了龙。王朝倾覆悲欢离合,打扮华丽的女演员方才粉墨登场,红色幕布就匆匆拉下。


我该拿你怎么办好呢?


于是我仓促回头,看到了那双葡萄酒一样的眼睛。我最熟悉不过的眼神,深沉里带着暧昧的颜色,素日宁静平和,现在却有潮水在其下暗涌,灼热却又刻意克制——


艾莉森吐吐舌头,抱着瓶子跑进了教堂里。


“这又是哪儿来的酸味呀,这位小姐?”我转过身体面对着她,一如既往地微笑。


……我是不会被忘掉的,对不对?

评论
热度(2)

© 渡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