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小左,极度低产,搞搞原创一样的同人,选择性杂食,画画只会大头,vocaloid调教摸索中
容易负能,想写正剧也想写谈恋爱。

喜好及雷区:
奥雅之光职业体相关
中V言和本命,主言洛龙言,南北言战路人,雷龙绫,其他杂食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雷卡+安艾
刀剑乱舞三日鹤,过激爷左
全职叶蓝喻黄乔高
APH米英露中极东
钢炼焰钢+骨科
EMT!!!!
魔道忘羡+双道长+追凌+晓薛
时之歌南国组+西北送弓组

脑洞合集

  近期想写的一些梗,有的剧情没有明确就是一个画面,不写又怕忘了(。)一个一个写吧,脑洞存档进度1/5

1 《Faker》 大概可能也许是个原创百合,剧情可能X点味挺浓(。)有现实事件的隐喻。打醒基友把家还的故事。脑洞的来源不是开心的事情,居然是跑八百米的时候把描写给脑内完善了……HE。

2 《凛冬将至》 西幻,十艺BG,想在描写里隐藏大信息量(真不是冰与火之歌同人,脑子里冒出这名的时候没想到……我只买到了《列王的纷争》啊!!这个视角切换推进剧情的手法太吊了我现在还没理清线路……),看上去是开放结局的BE。

3 《循》(《断桥》) 无限循环梗,十艺BG,原著背景,游戏剧情里血刃和雪樱解脱死循环的时机和方法个人感觉非常不对劲,由此展开的脑洞。双结局。

4 《逆流》 有点科幻,没写过的类型,剑苍BL,苍蓝是时间旅行者,两人的时间轴是倒着来的,剑术顺序苍蓝倒序。开放性结局。

5 《时间差》 类型同上,十艺GL,16岁的十艺还朦朦胧胧不敢捅破窗户纸,26岁的十艺刚吵了一架……这个情况下,16岁的艺师和26岁的艺师相互魂穿w是HE。

6 哨兵向导paro,一直想写没能成行。主CP十艺BG,还有剑苍BL和乐绯BG,想尝试女性比男性略微强势的恋爱模式……啊,就它没名字了。HE。

7 《kingsbury》 英语辅导书上编辑的姓氏给的灵感,剑苍BL,剑术是开国君主,苍蓝是他的副手,两人是恋人关系,统治十年后因为战时旧伤和积劳成疾剑术去世,剑术膝下无子因此遗嘱内容是让苍蓝接权,全文主要内容是葬礼。开头已经算BE了结尾还有什么能说的(滑稽x)

——————

1 Faker

  被扼住咽喉,一呼一吸的循环被切断,连哀鸣都无法发出。

  她翕动鼻翼试图获取一点空气,那力道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耳鸣仿若要将头颅穿透,脑仁一阵一阵地疼,黑暗蔓延开来,连“她”的面容都已模糊。

  你到底是谁呢。

  以纤细的双手为针管,力量被逐渐抽离。双腿发软几乎无法支撑站立,她几乎就要倒下。

  想哭泣,想呜咽,可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的出生是个错误。那声音不是她的,那名誉并非应得,那容貌备受攻讦……是了,宝座曾是你的,可是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黑布被揭开,几乎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切都土崩瓦解,宫阙变成断壁残垣。

  你是伪物,是弱者,所以连说出“疼痛”和“悲伤”的权利都不被赋予。

  眼前的景象愈加模糊,只知道“她”是在笑着,然后再次加大力道。“她”的权利无需赋予,生来具有便从来高贵……

  如同火焰灼灼燃烧的冠冕。

  她慢慢地闭上眼,不再挣扎,因为毫无用处。那是不知不觉间的事情,“她”迈出的四百万步,距离遥迢早已不可概算。海洋般幽邃的一汪从此不再闪烁着光芒,火苗燎着了她银白的发尾,就此沉入烈焰。

  但是,但是——

  这甚至不是那个软软地笑着,向她伸出手喊她乳名的女孩儿!

  眼睑轻颤,因为睁开的困难竟像是在痉挛。视界破开一线光明,她只能看到火海和红石楠色的双眼。

  不知什么力量的支撑,她站了起来。仅仅是站起,剩下的一点毅力也消耗殆尽,名为坚韧的金属在火中融化。

  还残存的一点坚固,请助我再多站立一秒。

  ——这世界,请如我所想重来。

  她阖上双眼,而后再次睁开。

3 循(断桥)

  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好不容易用酒精和小半袋洗衣粉搓掉手上的机油。虽然在齿轮轰鸣蒸汽熏烤里长大,机油的味道早已习惯,但也确实刺鼻。加上蒸汽的那份灼热温度,我巴不得赶紧回家洗个澡。

  工匠之城的民居依山而建,这也是最麻烦的地方——回家我必须得过吊桥,而不是走平坦的大路。我一点都不恐高,可单行通过的吊桥,总是让人发憷。

  我这时看见吊桥对面站着一个女孩,吊桥并不太长,因此距离不远,她的样貌可以清楚得见,从发色和瞳色来看应该是艺师职业……而且有些面熟,大概是哪次任务的队友。她抱着一大沓看起来重量可观的文件,艺师相对突出的力量值貌似也有些力不从心。

  巧灵族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但所谓的“绅士风度”我还是和布灵族的朋友学到了一点。我微微侧过身体看向她,示意让她先行。

  那双漂亮的眼睛和我对视了片刻,她便低下了头。

  是害羞吗?真可爱啊——

  这个略带自恋的猜测下一秒就被推翻了。她低下头,喃喃地念着什深深的么,又摇了摇头,似是自嘲地笑笑。

  然后,也是最后,她抬起头看着我,深深地凝视着,却也只是片刻。

  那双眼睛里的感情和羞怯没有半分关系,而是深重、浓稠的疲惫与悲伤。

  她转过身,向身后的传送阵走去。

  “高雅而华丽的你,尚未待我转身,已消失在风中。”

  不知怎的,我却想起了这句不和情境的话。

7 kingsbury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便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不久,我会与你同去的。

评论
热度(1)

© 渡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