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小左,极度低产,搞搞原创一样的同人,选择性杂食,画画只会大头,vocaloid调教摸索中
容易负能,想写正剧也想写谈恋爱。

喜好及雷区:
奥雅之光职业体相关
中V言和本命,主言洛龙言,南北言战路人,雷龙绫,其他杂食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雷卡+安艾
刀剑乱舞三日鹤,过激爷左
全职叶蓝喻黄乔高
APH米英露中极东
钢炼焰钢+骨科
EMT!!!!
魔道忘羡+双道长+追凌+晓薛
时之歌南国组+西北送弓组

【文艺三十题/剑苍】4.虹(下)

  复健中,wodema初三比我想象中忙_(:зゝ∠)_这章以后可能还要改改描写什么的,全是干货毫无水分【不对】 前排带@【奋笔勤书梳子】 ,算算是第七题能写到多洛,我感觉好遥远……

————————————

   其实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绘画社的社员往往都有以同学为素材来画素描的习惯,菲奥娜也有说过查德常来帮忙写文案,这件事算不得大错,更算不得误会。只要说出来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然后自己就又能回到以往的平衡状态,只要不得到就不会担心失去。


  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雨滴敲打着玻璃窗,声音嘈嘈切切,喧嚣却又寂静。早就过了放学时间的校园里空空荡荡,仿佛身处孤岛。


  身边还有一个人,大概不算是“孤岛”的处境——


  教室里有些微暗,查德走到教室后按下了白炽灯的开关。


  他却一直动来动去的,预料不到下一步到底会做什么,完全是个不可控的变量。


  “那就等着雨小一点再走?”


  布里切尔攥紧了衣角,莫名地焦灼起来。


  “……对。”


  查德坐到了桌边,从书包里拿出了物理练习册。


  “不写作业?”


  不对,自己怎么又开始提问了。查德腹诽道。

 

  又不是试探性地要打破沉默和尴尬,然后要和对方变成更为亲密的关系一样。


  说出口的话无法收回,他也只好等着对方回答。


  “就剩理科了,不想写。”布里切尔趴在桌子上,语调带了一点软绵绵的困倦。


  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他又坐起来从书包里拿出一本装帧像是轻小说的书来。


  为什么会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这么松懈?


  简直像撒娇一样。


  在心中预演好的情况和现实没有半点相符之处……果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只有看几页书平复心情再重振旗鼓。


  笔尖在纸张上摩擦的声音和书页翻过的声音仿佛蚕啃噬桑叶一般细细碎碎,与此同时一点一点地将心中的耐性啃噬干净。


  “那个啊,奥尔森。”


  “?”查德扭过头来,看到了轻小说的插图。


  “……是这本啊。”


  “……什么?”


  “你喜欢看这本书吗?”


  “不喜欢我会看它吗……”布里切尔的焦灼几乎要到达顶点,话题严重跑偏,又要把话咽到肚子里去,于是再也没有说清楚的机会,芥蒂徒留在心里缠成永远解不开的高尔丁死结。


  结果永远没人明白忧思从何而来。


  查德同样心觉不安。孤独的读者自是希望有同样的爱好者来分享喜悦,这样的行为却过分地偏向了示好的意味。


  ——明明,自己对“朋友“没有半点期望。


  “……能让我把刚刚想说的话说完吗?”


  过分突兀的开场,极其糟糕的情况,毫无准备的发言。


  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窘迫的情况。


  “好。”查德顿了一下,“说吧。”


  “我、之前去绘画社报名的时候……”布里切尔捏了捏轻小说的页角,“拿了几张素描当报名的资料。”


  “有几张,是最近画的……“


  到底想说什么?并不是不耐烦,疑惑的情绪却浮了上来。


  出口的话收不回来,就只好说下去,纵使语言断断续续,能表达清楚意思就够了。反正他也不在乎对方之后会怎么想。带着近乎自暴自弃的情绪,布里切尔继续说着:“入社前我去绘画社参观过,菲奥娜前辈告诉我拿身边同学当模特是个好选择,于是我就画了。“


  说着说着居然不知为何理直气壮起来,自己的心态也是莫名其妙。


  “凯瑟琳有看过我的素描,看到我在画她的时候她并没有生气而且给了许可,所以我就把这个情况代入到其他人那里去,觉得这样做没有问题……是我自以为是了,对不起。”


  查德最后瞄了一眼轻小说的封面。灯只开了一盏,其他地方仍然是昏暗的。然而现在,室内亮了起来。

  

  就算你这样道歉,在那之前你会主动找到我说明情况吗?


  就算你这样道歉——


  “我原来就没有责怪的意思,也不是说是因为你没有首先找我说明才会造成这种状况……画很不错,我没有生气。”


  这个人,在与人相处的方面也太过小心翼翼了。


  布里切尔露出了仿佛松了一口气的神情,整个人的神色都放松下来:“……谢谢。”


  结果是,完全由于自己的过度猜测造成了尴尬。


  尽量装作若无其事云淡风轻的模样,布里切尔迅速站起收拾书包准备跑出教室。


  不然也太难堪了。


  在抬头之际不期然撞见天边的彩虹,整片澄明的天空闯入眼底。


  仿佛世界都亮了起来。


TBC.


  


  


评论(8)
热度(1)

© 渡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