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小左,极度低产,搞搞原创一样的同人,选择性杂食,画画只会大头,vocaloid调教摸索中
容易负能,想写正剧也想写谈恋爱。

喜好及雷区:
奥雅之光职业体相关
中V言和本命,主言洛龙言,南北言战路人,雷龙绫,其他杂食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雷卡+安艾
刀剑乱舞三日鹤,过激爷左
全职叶蓝喻黄乔高
APH米英露中极东
钢炼焰钢+骨科
EMT!!!!
魔道忘羡+双道长+追凌+晓薛
时之歌南国组+西北送弓组

电器PARO 03

总之这章就是喜当娘(?)就是季番了这个坑(╯‵□′)╯︵┻━┻

 前排带 @【奋笔勤书梳子】 太久没更了所以写得非常慢字数也不太多可能不是很好吃果咩!!!【土下座

—————————————

03

  津笠算是格外会照顾人的类型,加上期意格外黏他,照顾期意的任务就交给了津笠。期意并不是“熊孩子”那种类型的小孩,照顾起来其实并不麻烦,何况他们和人类不同,所需的知识也无需教习,只是需要让期意熟悉属于人类的交流方式。


  于是就那么过了一段时间。


  “津笠!”


  每当听到呼唤他的那个声音,他都会去往那个孩子的身边。


  期意一如既往地注视着他,略微呈现梭形的瞳孔看上去仿佛是哪种猫科动物的眼睛。确实是小动物一样可爱的孩子。


  “津笠,走神了哦?”期意的双手藏在背后,虽然是有些抱怨的询问口气,他的嘴角却微微翘起,带着少许狡黠的味道。


  “刚刚在想事情,不好意思。期意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津笠蹲下身来摸了摸他的头。


  即使他早就明白稍后发生的事情。期意的身高还没到他的腰际,刚刚站着的时候很容易就看见了孩子的手里拿着什么——


  “送给你!”


  语气欢欣雀跃。小小的手中拿着的,是小区里随处可见的几朵雏菊。应该是刚刚才摘下来,花瓣上还有少许露珠。


  “是柏岛……前辈告诉我的,要给喜欢的人送花!”期意说话时有少许的口齿不清,犹豫了一会才说出了“前辈”这个词。


  津笠将花拿在手里:“谢谢!我很开心哦。”


  于是孩子和他一样展露出了笑容,脸颊上泛着些微的粉红色。


  

  “嘛——总之是告诉了期意一些事情啦,送送花和手工制品之类的才是孩子的浪漫啊!”


  “这里用'浪漫'你确定没有错吗,柏岛?”仲欣靠在沙发上以相当放松的姿势说道。


  “……这种细节不要在意!微不足道!”


  津笠推开门走了进去,将闲置的玻璃瓶清洗干净,装上少许水并将雏菊放了进去。


  “你看,成效显著。”


  关于柏岛的目的,看着她长大的津笠却是有些不明白,方才的话虽然听了进去,但“送花给喜欢的人”这句话也许不是刻意为之,在叙述其他事情的时候偶尔提到的可能性应该较大——


  应该是这样没错。某种意义上他是出现在那个孩子面前的第一个人,动物和孩子的印刻效应总会潜移默化,时间一久孩子便愿意呆在他身边,这是必然的道理。


  换了其他人,或许也是一样的。


  用物质维系人际关系在成人的社会也是常用的套路,对孩子来说却只是表达单纯的感情而已。他不知道自己在忧虑着什么,在思考着什么。


  至少现在他只用陪伴在他身边。


TBC.

评论

© 渡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