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小左,极度低产,搞搞原创一样的同人,选择性杂食,画画只会大头,vocaloid调教摸索中
容易负能,想写正剧也想写谈恋爱。

喜好及雷区:
奥雅之光职业体相关
中V言和本命,主言洛龙言,南北言战路人,雷龙绫,其他杂食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雷卡+安艾
刀剑乱舞三日鹤,过激爷左
全职叶蓝喻黄乔高
APH米英露中极东
钢炼焰钢+骨科
EMT!!!!
魔道忘羡+双道长+追凌+晓薛
时之歌南国组+西北送弓组

【十艺】永远是一种决定

To:十字

  展信佳。

   艺师在魔法值上的天赋并不高,现在也毫无改变,多年前的文艺课我也只是刚刚到达优生线,书信的格式早已忘记,请你原谅。战争打响多年,我想现在能平心静气地写好书信格式的人并不多,与书信相关的时间大多是在破译密码,而非在意这些条条框框。

  窗外灯火齐明,窗内仅有孤灯一盏。我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写一封信,明明早已没有了闲情逸致。幻影和奥雅禁止通邮通航通商,即使写了信也并没有什么用处。

  今天是七夕节,幻影的习俗与奥雅基本等同,在幻影之城的灯会仍然非常热闹,坐在窗边也能隐隐听见喧闹声,卡琳儿和卡特琳娜难得呆在一起,挽着胳膊出去看灯会的样子看起来确实像是关系很好的姐妹。

  但我没有去,所以窗边只有我一人。在悲伤之后的享乐似乎是一种亵渎,是不被允许的行为,这背叛了那种深重的哀恸,至少我这么认为。

  而我又在悲伤些什么呢?这个问题恕我无法回答。即使我自己隐约知晓答案,也绝不会对你言明。我和你都无法告诉对方更多的事情,只有回忆能让我们互诉衷肠,我们共同拥有的也仅是回忆而已。容我纠正一下,“互诉衷肠”这个词,早已不再属于我们。

  我的逻辑向来不很清楚,作文的结构也常常乱七八糟飘忽不定,那么让我回答一下你上次的问题。

  我拒绝。

  我拒绝和你一起走。在这里我不会道歉。往往是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原因,有很多话我会强行咽下,可现在不会。仅仅是我不愿意。

  可能你的原因只是一时冲动,又或者是犹豫半天觉得会错失良机此后陌路,在焦急的煎熬中下定决心,你总是会因为这些错过自己深爱的事物——不包括我。不管你的原因为何,我都会拒绝。

  在那次战役中我虽然是左翼的突进部队,却并没有想过会和你遇上。十字军的位置应该是大部队的前锋,为后方的绯红法师开路,左翼突进部队应该遇上的是苍蓝法师和剑术士,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一定不会告诉我。原因想必和我一样莫名其妙。

  在离开的那一天我说得已经很清楚了。我想要知道自己是否被需要,在战场上是否能起到作用,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仅此而已。我自认在战场上不会出丝毫差错,甚至还能给予有效的援助,然而众人给我的评价是,辅助有余攻击不足。在这里我不被需要,那么我消失亦或是离开,于奥雅的利益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这点毋庸质疑。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有些生气,内心的怒意如潮翻涌却不形于色,我还在奥雅的时候也是那个样子,大多只是因为我的自暴自弃,现在也确实是这样。

  所以我来到了幻影。

  那仅是我一个人的幼稚的执着。你有你的信仰,你的坚持,我有我的目标,我的执念,所以和你一起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在幻影的处境尚算良好,只要有利用价值的人就会得到优待是必然的事情,但人与人之间永远存在猜疑的罅隙。我回去奥雅又能怎样呢?幻影尚且如此,若我归来仍然是压榨情报的工具,然后在战斗时不被认可,那绝非我想要的结果。

  我无法用任何一首歌任何一支舞来掩盖自己的感情,虽然它们往往用于迷惑和削弱敌人。我承认。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感情是何时开始,在相处的千年时光中琐碎的事情太多,理由早已忘记。

  即使有这份感情,我也绝不回头。

  在奥雅能代替艺师的太多。天使亦能使用弓弦,能削弱敌人的职业更是数不胜数,无论一个人多么强大多么聪颖,总能找到他的代替品,在我们还未诞生之时,优胜劣汰便是那混乱世界的法则。

  你的敏捷值没有我高,就算你不断追逐,我们的距离也会越来越远,我偶尔的转身回望也会淹没于时间的洪流中,瞬间不见踪影。我知道自己的决定在你们看来一定很蠢,但我依然愿意尝试,一旦下定决心,我只会背对着你不断离开,谁也无法改变,即使去往幻影之都的路上我一直唱着《彷徨》。

  我不止一次想过和曾经的伙伴交锋的时刻,作为远程职业不会看到他们的表情,这是唯一的安慰,但我想箭矢仍然会以同样的速度发出。

  我不会后悔。

  有人沿着道路放着散发暖黄光晕的灯,空中也有许多灯缓缓升空,仿佛数百颗红色的星。窗外的喧闹声如海浪般渐渐平息,我想我该去睡觉了,明天仍然有情报部的商谈。

  最后,我的爱人,七夕快乐。

艺师敬上

评论
热度(2)

© 渡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