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小左,极度低产,搞搞原创一样的同人,选择性杂食,画画只会大头,vocaloid调教摸索中
容易负能,想写正剧也想写谈恋爱。

喜好及雷区:
奥雅之光职业体相关
中V言和本命,主言洛龙言,南北言战路人,雷龙绫,其他杂食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雷卡+安艾
刀剑乱舞三日鹤,过激爷左
全职叶蓝喻黄乔高
APH米英露中极东
钢炼焰钢+骨科
EMT!!!!
魔道忘羡+双道长+追凌+晓薛
时之歌南国组+西北送弓组

【文艺三十题/剑苍】3.夏与蝉与风铃

  满心悔恨地改完日期,还是觉得,我蠢【【【

  想好剧情之后,完全停不下来_(:зゝ∠)_ @偷懒大侠梳子 

  整章都有点意识流,今晚看有没有时间再修改一下【【

  二改完成。

——————————

  夏天总是让人烦躁。电风扇终日不停地转着,仍然无法排除那份热度。蝉声不知何时聒噪起来,与电风扇的轰鸣声以及学校的喧闹声混杂,大致就是夏日的主旋律。


  布里切尔的高中生活至今为止还保持着较为满意的步调,没有和谁发生争执也没有特别好的朋友,每天放学后一个人回家,和前排后排的同学都可以聊上几句。于是这三年既不会觉得过分孤独,毕业时也不会因为别离而悲伤。这样就很好。


  人总喜欢一成不变。


  如果有什么变数打破了这种平衡的常态,那就尽快解决以保持现状。


  和同学稍微熟悉了之后,根据背影认出是谁再打招呼也没有问题。布里切尔也几乎可以断定,在去绘画社报到的时候看到的那个身影,是查德没错。


  ——那张素描,恐怕也看见了。


  耳根不禁发热起来。和凯瑟琳常常表现出的那种甜蜜的羞怯没有一枚硬币的关系,大抵是画技拙劣的初学者被人看见画作的那种感觉,虽然他自认在绘画上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在没有主动递上去的情况外被看见,仍然措手不及。


  画的是查德低头在纸张上书写的动作,神情非常专注。


  到现在他也无法言明画下前桌同学的原因。画下一张画,要么是单纯的每日练习,要么是因为喜欢的作品。就像自己问过凯瑟琳为什么对前桌的艾伯纳那么执着,即使布里切尔并非猜不出女孩感情的性质为何,只是想知道原因,却并没有问到答案。也许恋慕之情和自己画下素描的冲动类似,感情的起始总会莫名其妙。


  连感情都算不上,仅仅是“画者”和“模特”而已,虽然未经许可。有时候连性质都未必明晰。


  还是得解释清楚才行。只要说“没有经过允许就拿你当模特画了素描很抱歉”这样就好,毕竟不是很严重的事情。


  想到这里,布里切尔站起身来。他甚至在脑中飞速预演了一遍道歉时的剧本,不把那种细枝末节的误会解释清楚,时间一久,也许就会埋得越来越深,若是记忆模糊起来,想解释都是个难题。


  “布里切尔?有事情吗?”


  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社团活动室里。不好意思地向前辈道歉,布里切尔走到门前,正准备推开门。


  有什么人推开了门,门前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


  暑热扑面而来,蝉声也更加清晰了。


  “是查德啊,文案写好了吗?”


  心跳的频率快过了风铃摇摆的速度。然后风铃渐渐停止摆动,门外的暑热侵入进来,身上起了一层薄汗,内心随之变得不安。


  “……布里切尔?”


  太糟糕了。布里切尔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出十几厘米的人,内心预演的剧本一片空白。

TBC.

评论(5)

© 渡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