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小左,极度低产,搞搞原创一样的同人,选择性杂食,画画只会大头,vocaloid调教摸索中
容易负能,想写正剧也想写谈恋爱。

喜好及雷区:
奥雅之光职业体相关
中V言和本命,主言洛龙言,南北言战路人,雷龙绫,其他杂食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雷卡+安艾
刀剑乱舞三日鹤,过激爷左
全职叶蓝喻黄乔高
APH米英露中极东
钢炼焰钢+骨科
EMT!!!!
魔道忘羡+双道长+追凌+晓薛
时之歌南国组+西北送弓组

【文艺三十题/剑苍】2.走廊拐角

  四月和五月是社团招新的时候,布里切尔经凯瑟琳的介绍选择了绘画社。虽然申请已经通过,但凯瑟琳建议最好带几张画过去,并且自备画具。


  因为搬家,从前的速写本已经找不到了,只剩下几张零星的画稿,布里切尔只带上了最近的几张人像素描和同人图。

 

  那几张画稿,和从前的好友留在手机里的号码大概是同样的存在,它们是现在与过往的些许联系,从略微卷起发黄的边角上,从一个个通话记录和短信里,似乎还能听见欢声笑语。然而时间毕竟不能倒流,地理距离也不能在瞬间超越,“回不去”三个字,某些时候足以说明一切。


  说好听点是触景伤怀,其实就是想太多。这个毛病他改不掉。绘画社是小社团,活动室和教室在同一层楼,走完一条走廊后拐个弯就能到,布里切尔一边清点着画稿一边看着路,万幸没有撞上人。


  经过拐角的时候他正好清点完毕,便安心地向前走去。走廊上的人比较多,毕竟刚刚转来,到处都是陌生的面孔。和坐在前排后排的人算是叫得出名来,不过仍然是以姓氏相称的关系。


  如果拥有的一定会失去的话,不如从最开始就不要拿到。


  当时他是这样想的,即使同桌的笑容一如既往地真诚而热情。


  布里切尔走过拐角。


  刚刚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布里切尔停顿了一会,最后还是向前走去。现在怎么可能还会有熟悉的人呢?


  是个错觉吧?


  查德走过拐角。他刚刚上交绘画社社刊的文案,社长那种“能在死线之前截稿真是太好了”的神情简直跟看见救命恩人一样,冲击力简直要打上满满的速度线。


  看到那张人像素描不过是惊鸿一瞥,印象比较模糊,但他可以确信那确实画的是自己。


  要打个招呼吗?或者询问画下那张素描的原因?


  在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个刚刚转来的,名叫布里切尔的同学已经走到了社团活动室门口,推开门向前辈笑着说请多指教。


  那不是出自礼节的例行公事,亲切里没有掺杂一点疏离。


  并不像凯瑟琳那样自来熟,对同学都还是客气地以姓氏称呼的布里切尔,在印象中稍显拘谨,不会主动打开话题,话不算多也不算少。文学课上的那张纸条虽然事后有向自己道谢,说着说着就不好意思起来——


  在志同道合的人面前,原来也会有这样的笑容吗?


  查德大步走回教室。


  刚刚的事情,他打算装作没有看见过。


TBC.

评论(9)
热度(3)

© 渡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