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小左,极度低产,搞搞原创一样的同人,选择性杂食,画画只会大头,vocaloid调教摸索中
容易负能,想写正剧也想写谈恋爱。

喜好及雷区:
奥雅之光职业体相关
中V言和本命,主言洛龙言,南北言战路人,雷龙绫,其他杂食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雷卡+安艾
刀剑乱舞三日鹤,过激爷左
全职叶蓝喻黄乔高
APH米英露中极东
钢炼焰钢+骨科
EMT!!!!
魔道忘羡+双道长+追凌+晓薛
时之歌南国组+西北送弓组

电器PARO 02

于是它还是变成了季番【。


02

  目送走了“母子”二人,柏岛也终于从一开始的活跃陷入了良久的安静状态。


  此刻她正想着要如何解决什么问题,这问题的难易度她需要自己拿捏——然,必是“情”字一事。


  缓缓,她闭上眼。那样的世界并不会黑暗,因为她闭上眼,眼前就有他。


  他步履不紧不慢,眼神温和,微微颔首,半抚着她的素衣。


  「柏岛,睁开眼。」


  如梦似幻,那人的声音。如同夜晚的莺歌,婉转动听。


  却又似陈年老酒,醇厚香浓,令人沉醉,却又不舍放下,会细细品味它的温柔。


  果如他人所言,任何事物总会下意识听从那些美好事物的引导。


  而此刻,柏岛则是其中凡人之一。


  如若不是那双渐渐显得黯淡的双目,那么他便是她记忆里,或者说是刚刚的遐想里的“情”人。


  或许该怪罪下津笠和期意,若非他们的亲密无间,柏岛她此时,至少还能清醒地去责怪他的突然现身。


  和初次相遇一般现身得如此惊艳。


  然而那是太过远久的记忆,不适合现在去花上过多时间去追忆。因为那个害自己困扰的人就站在眼前。


  呼吸间,能感受到自己的紧张。


  「柏岛,你在躲着我呢。」


  是的,在他唤醒沉醉的她时,她就已经开始退却了。


  她有些因为未知的情绪而感到害怕或是不自信。


  「或者说,柏岛还是不愿意见到我么?」


  ……。


  柏岛愣了愣,随后才晓得——原来再怎样悲伤又暧昧的气氛,都是自己的空想。


  是了,他是仲欣,被删除了记忆和其他情感的仲欣。


  「所以我才,不想现在看到……。」


  又有些许不甘心,柏岛终究还是靠近了仲欣。


  他的眼睛,似画卷,映着自己的红白之姿。


  却不能将自己的感情,让他用眼睛接收。


  「至少不想让这样吃亏了的我,被你看到。」


  一个断了去路的选择:「仲欣啊,多看看我吧?」


  回应过来的,是对方笑意满盈的眼神以及他的声音:「或许这几天,我一直看着你呢。不过,若是将来的期望或是约定,我会去达成的。」


  仅仅是和柏岛怀着不一样的心情,说出的话罢了。


  这句话,像是一颗石子,落进了柏岛的心潭。


  涟漪荡漾。


  然后,它沉入潭底,却无可避免地敲击着每一处,她的心。

评论(3)
热度(2)

© 渡弦 | Powered by LOFTER